<ins id="pbhfv"><span id="pbhfv"><menuitem id="pbhfv"></menuitem></span></ins>
<cite id="pbhfv"><span id="pbhfv"><menuitem id="pbhfv"></menuitem></span></cite>
<var id="pbhfv"></var>
<var id="pbhfv"><strike id="pbhfv"><thead id="pbhfv"></thead></strike></var>
<menuitem id="pbhfv"></menuitem>
<cite id="pbhfv"><video id="pbhfv"></video></cite>
<menuitem id="pbhfv"><strike id="pbhfv"><listing id="pbhfv"></listing></strike></menuitem>
<var id="pbhfv"></var>
<cite id="pbhfv"><strike id="pbhfv"></strike></cite>
<var id="pbhfv"><video id="pbhfv"></video></var><menuitem id="pbhfv"><dl id="pbhfv"><listing id="pbhfv"></listing></dl></menuitem>
股律網聯系方式_股票索賠謝保平律師助理微信

股律網全國股票索賠咨詢熱線
18651858673 索賠登記|咨詢 陳助理
18601404123 案件專業咨詢 謝律師

002742_三圣股份

馬**與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民事判決書

馬**與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民事判決書,南京謝保平律師金融證券維權團隊微信(電話) 18502546271:免費股票索賠咨詢、索賠登記、案件跟進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2020)渝01民初167號

原告:馬**,男,19**年**月**日出生,回族,住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

被告: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北碚區三圣鎮街道,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50010973659020XY。

法定代表人:潘呈恭,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湯*,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馬**與被告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圣公司)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20年1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8月1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馬**,被告三圣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湯*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馬**起訴請求:判令三圣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406665.7元〔(投資總額764086.7÷6萬股-基準價5.975元)*6萬股+564.77元+500.93元〕;本案訴訟費7152.31元由三圣公司承擔。

主要事實與理由:馬**于2018年5月至2019年8月之間共計買入三圣公司股票6萬股,并且持有至今。期間,三圣公司在2018年半年報及三季報中并沒有披露不利于公司的信息;在2018年6月12日定期現場報告中稱不存在有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即便是在同年6月21日三圣公司股價三日暴跌20%以上之際公司發布的公告中,還聲稱不存在違反信息披露的情形,而公告內容大多是公司原董事長潘先文及其親屬質押股票的信息。馬**當時認為:可能是潘先文董事長在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之前實施的一種對公司項目提前投入的行為。但該公司股價卻越來越低,直至證監會在2019年3月向公司發出調查函后,其公司董事會在3月30日發出公告稱:經公司自查,公司不存在重大信息披露違法或者其他嚴重損害證券市場秩序的重大違法行為。由于證監會的嚴格審查,公司主要負責人、控股股東潘先文承認并保證在期限的一個月內退回了被轉移的4.49億元資金和產生的利息。2019年9月12日證監會重慶證監局向三圣公司下發了(重慶證監局2019——2號)對三圣公司在2018年5月至2018年12月經營期間違法事實的調查認定結果:三圣公司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的規定,在2018年半年報和2018年三季報中存在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并根據第六十八條的規定,對公司十四名有關人員進行了處罰。

馬**作為投資者,對于股票市場所存在的風險是有著清楚的認識的,但對于上市公司的實際控股人私自轉移上市公司的資金進入自己的非上市公司企業,其對上市公司的傷害程度投資者是無法預見和了解的,三圣公司的股票逐步下跌使得投資者承受了巨大的損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中存在虛假陳述、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致使投資者在證券交易中遭受損失的,上市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此,馬**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八條第一、二、三款,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所規定,向三圣公司提出賠償要求。

三圣公司辯稱,一、馬**于2018年5月16日前買入股票產生的損失與我方無關。二、馬**于2019年3月30日前賣出股票產生的損失與我方行為無因果關系。三、我方虛假陳述行為未對股票價格造成不利影響,我方不應承擔馬**主張的損失。四、馬**主張的損失是因證券市場系統性風險導致的,與我方虛假陳述行為無因果關系。五、馬**主張損失計算方式錯誤。

原告為證明其主張,舉示了如下證據:第一組證據:1.原告身份證;2.2018年6月21日三圣公司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3.2019年3月26日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關于對三圣公司的關注函(中小板關注函[2019]第198號);4.2019年3月28日三圣公司關于對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的回復;5.2019年3月30日三圣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6.三圣公司關于公司股票不觸及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的公告;7.2019年8月28日三圣公司關于2018年半年度報告及第三季度報告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8.重慶證監局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2號。上述證據分別擬證明:1.原告主體資格;2.公司存在虛假陳述行為;3.公司問題已露端倪;4.經自查承認占用上市公司資金;5.公司存在重大問題;6.公司否認存在重大信息披露違法等重大違法行為;7.公司2018年半年報及第三季度存在違法行為;8.確認三圣公司有違法行為。第二組證據:9.《證券法》第八十五條,擬證明三圣公司觸犯該條法律。10.《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六條,擬證明三圣公司觸犯該條法律。11.《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七十一條,擬證明三圣公司觸犯該條法律。1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擬證明三圣公司具有虛假陳述和重大違法行為。1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起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十八條,擬證明證券交易事實符合因果關系認定范圍。1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起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二十條,擬證明三圣公司具有虛假陳述和重大違法行為。1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起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二十二條,擬證明三圣公司具有虛假陳述和重大違法行為。1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起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三十條,擬證明三圣公司具有虛假陳述和重大違法行為。1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起的民事賠償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三條,擬證明三圣公司具有虛假陳述和重大違法行為。第三組證據:18.中國會計視野網報道《信息違法,三圣公司股份及高管被罰》;19.中國網財經報道《三圣股份董事長及高管遭處罰,涉及多項關聯交易違規》;20.新浪財經報道《關聯交易存在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三圣股份被罰》,擬證明相關媒體報道公司近況。21.2019年9月16日至2020年2月12日三圣公司股價走勢及成交量截圖,擬證明公司流通股份2.7億,成交量達到100%。22.原告證券交易清單,擬證明原告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的賠償范圍。

被告質證認為:對證據1予以認可;對證據2-8真實性、合法性予以認可,但達不到原告的證明目的,被告信息披露違法的事實已經最早于2019年3月30日在2019-16號三圣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中進行了披露。對原告提交的證據9-17,因不屬于真正意義上的證據,被告不發表質證意見。證據18-20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不能達到原告的證明目的,被告信息披露違法的事實最早已于2019年3月30日公開披露。對證據21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不能達到原告的證明目的,2019年9月16日至2020年2月12日,被告股票成交量總計2.79億,被告流通股份總量為4.32億。對證據22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不能達到原告的證明目的。

本院認為,對原告舉示的證據第一組和第三組證據,被告對真實性不持異議,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對其證明目的將結合本案其他證據予以綜合認定。

被告舉示了如下證據:第一組證據:1.巨潮資訊網簡介,擬證明巨潮資訊網是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指定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網站。第二組證據:2.2019年4月20日《三圣公司關于對深圳交易所關注函的回復公告》(2019-24號),擬證明被告關聯方資金占用時間最早為2018年5月14日;3.《三圣公司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2019-16號),擬證明2019年3月30號,被告對外披露收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4.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4月18日,三圣公司股票成交量數據,擬證明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4月18日,三圣公司股票流通股總數297,381,148股,達到股票流通總股數的100%;5.三圣公司股本結構圖-巨潮資訊網截圖,擬證明三圣公司可流通股份數量;6.2019年3月29日-2019年5月7日期間,三圣公司與深天地A、深圳成指、深圳綜合指數、中小板指數、中小板綜合指數數據截圖,截圖來源巨潮資訊,擬證明2019年4月1日,三圣股份、深天地A、深證綜合指數、中小板指數、中小板綜合指數的收盤股價或收盤指數分別為7.88元、16.05元、10267.7017點、1755.655點、6610.0657點、10182.6334點。2019年5月7日,三圣股份、深天地A、深證綜合指數、中小板指數、中小板綜合指數的收盤股價或收盤指數分別為7.57元、13.48元、9089.4581點、1540.3087點、5689.1142點、8820.4156點;7.三圣公司股票與可比指數(深證成指、深證綜合指數、中小板指數、中小板綜合指數)及可比股票深天地A的量跌幅對比表,擬證明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5月7日期間,三圣股份、深天地A、深證成指、深證綜合指數、中小板指數、中小板綜合指數的累計漲跌幅分別為-3.93%、-16.01%、-11.48%、-12.27%、-13,93%、-13.38%。第三組證據:8.三圣股份2018年年報摘要,擬證明三圣股份的主營業務為商品混凝土生產銷售及三圣股份為區域性商品混凝土生產銷售企業;9.深天地A2018年年報摘要,擬證明深天地A公司的主營業務為商品混凝土生產銷售及深天地A為區域性商品混凝土生產銷售企業。第四組證據:10.有關媒體報道,擬證明中美貿易摩擦、金融去杠桿致使股市大幅下跌。

原告質證認為,證據1、證據2無異議;證據3真實合法,對被告所證明的事實有異議,被告對外披露收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的時間不能認定為虛假陳述揭露日,被告公告聲稱“并無重大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對證據4、5三圣公司股票從2018年5月2日至2020年3月6日的交易數據及公司股本結構真實性無異議,但被告擬證明的三圣公司股票成交量數據及所稱作基準日的各指標計算,由于第三項證據證明目的不能成立而無法予以認定;證據6-8項存在異議,被告以深天地,深成指,深綜指,中小綜指為對比,欲將三圣公司因虛假陳述重大違法行為致使投資者遭受投資損失的事實歸結于系統風險的理由不能成立;對證據9及證據目的存在異議,被告提供的證據相當廣泛,但證明的事實與被告沒有直接關系,上市公司因違法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就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被告所謂系統風險造成損失的不能成立。

本院認為,對被告舉示的證據中雙方對真實性無異議的證據1-5項,本院對其真實性予以采信,對其證明目的將結合其他證據予以綜合認定;對其余證據被告擬證明原告的損失系系統性風險造成的,對此本院認為該數據皆來源于網絡,其權威性、真實性、全面性均有待考證,在被告未舉證證明有關權威機構對相關事實予以確認的前提下,本院對被告舉示的證據不予采納。

本院經審理查明,2019年3月30日,三圣公司公布《關于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的公告》,主要載明,三圣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渝證調查字2019108號)。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決定對三圣公司立案調查。2019年4月20日,三圣公司發布《關于對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的回復公告》,披露了關聯公司占用三圣公司資金的相關事實。2019年9月16日中國會計視野、中國財經、新浪財經同日發布了三圣公司涉及關聯交易被處罰的報道。

2019年9月12日,三圣公司公布《關于收到中國證監會重慶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公告》。在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證監會查明,三圣公司存在的違法事實有:1.未及時披露三圣股份通過供應商向關聯方重慶青峰健康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提供資金的關聯交易情況,涉及的關聯資金達4.49億元。2018年5月14日至2018年12月,三圣股份通過供應商向青峰健康提供資金,已達到臨時披露標準,而三圣股份未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2.三圣股份2018年半年度報告和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存在對關聯交易的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情況,對財務報表的虛假記載情況。據此,證監會認定,三圣公司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七條規定,構成了《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情形。而三圣股份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證券法》第六十八條規定,構成了《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所述情形,決定對三圣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對潘先文給予警告,并處以90萬元罰款,其中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處以30萬元罰款,作為實際控制人處以60萬元罰款;對其他責任人給予警告和罰款。

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間,三圣公司的股本結構中可流通股份為26968.4475萬股。2019年3月30日之后三圣公司股份流通總數量達到該數額的時間截至2019年4月18日,該期間三圣公司的平均收盤價為8.765元。

中泰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濟南經七路證券營業部股票明細對賬單顯示,馬**買入賣出三圣股份的信息為:2018年5月4日,買入10000股,成交價格13.7元;2018年5月8日,買入40000股,成交價格14.2元;2018年5月9日,買入1000股,成交價格14.05元;2018年9月11日,賣出300股,成交價格8.64元;2018年9月12日,買入800股,成交價格8.57元;2018年10月12日,買入400股,成交價格8.63元;2018年11月12日,賣出51900元,成交價格9.57元;2018年11月12日,買入54200股,成交價格9.15元,手續費為148.78元;2019年1月21日,賣出200股,成交價格8.25元;2019年3月7日,買入2000股,成交價格8.6元,手續費為5.16元;2019年4月12日,買入2000股,成交價格8.89元;2019年7月9日,買入400股,成交價格6.72元;2019年7月29日,買入500股,成交價格6.99元;2019年7月31日,買入200股,成交價格6.75元;2019年8月23日,買入900股,成交價格6.25元。

本院認為,關于本案虛假陳述實施日如何確定的問題,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4月修訂)第10.2.4規定,“上市公司與關聯法人發生的交易金額在三百萬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絕對值百分之0.5以上的關聯交易,應當及時披露”,該規則第18.1(三)規定,“及時:自起算日起或者觸及本規定披露時點的兩個交易日內”。中國證監會重慶監管局在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認定三圣公司實施關聯交易的時間段為2018年5月14日至2018年12月,故被告只要在2018年5月16日以前披露上述資金占用相關事項,系符合上市規則規定的披露要求,因此被告虛假陳述的實施日應當為2018年5月16日。

虛假陳述揭露日,是指虛假陳述在全國范圍發行或者播放的報刊、電臺、電視臺等媒體上,首次被公開揭露之日。至于虛假陳述揭露日,三圣公司主張應以該公司發布接受中國證監會調查的公告時間即2019年3月30為準,而馬**認為應以2019年9月16日中國會計視野、中國財經、新浪財經同日發布三圣公司涉及關聯交易被處罰的報道之日為準。對此本院認為,證券監管機構最終對三圣公司及相關責任人作出行政處罰的結論性事實與三圣公司2019年3月30日發布收到調查通知的內容即三圣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立案調查,前后對應并無出入,且三圣公司發布的公告已經提醒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該公告的發布足以影響投資者的投資決策,應當認定為揭露日。原告主張的日期并非被告違法行為被首次披露之日,對此被告于2019年4月20日發布的關于對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的回復公告也足以反駁。

對于本案的基準日和基準均價如何確定的問題?!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投資人在基準日之后賣出或者仍持有證券的,其投資差額損失,以買入證券平均價格與虛假陳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基準日期間,每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平均價格之差,乘以投資人所持證券數量計算”。第三十三條規定“基準日分別按下列情況確定:(一)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被虛假陳述影響的證券累計成交量達到其可流通部分100%之日。但通過大宗交易協議轉讓的證券成交量不予計算;(二)按前項規定在開庭審理前尚不能確定的,則以揭露日或者更正日后第30個交易日為基準日……”。根據被告提交的雙方無爭議的數據顯示,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間,三圣公司的股本結構中可流通股份為26968.4475萬股,被告主張2019年3月30日之后三圣公司股份流通總數量達到該數額的時間截至2019年4月18日,該期間三圣公司的平均股價為8.765元,該數據本院經核對無誤。但本院認為該期間三圣公司股份成交量較前后有大額浮動,無法排除大宗交易協議轉讓的可能,該計算方式不應優先適用。本院以揭露日后第30個交易日即2019年5月16日作為本案的基準日,經本院核算,自揭露日至基準日的平均收盤價為8.488元(詳見附件)。以2019年5月16日作為本案的基準日,三圣公司受虛假陳述行為影響股價下跌數值較大,更有利保護投資者利益,結合本案實際情況,本院采取此種計算方式。

原告買入證券平均價如何確定及被告應當賠償原告損失的金額認定問題。原告于虛假陳述日之前買入的股票未受被告虛假陳述行為的影響,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八條第二項的規定的情形;原告于虛假陳述揭露日后買入的股票主張損失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九條第二項的規定的情形,其投資行為與損害結果不具有因果關系,本院對其主張相應損失的請求不予支持。

從原告買賣三圣股份的明細可以看出,原告在被告虛假陳述實施日2018年5月16日之前即持有三圣股份51000股,虛假陳述日之后原告有買入賣出行為,其于2018年11月12日賣出51900股后已經對三圣公司股票進行清盤操作。原告在虛假陳述揭露日前最后一次交易中持有三圣公司股票56000股,系2019年3月7日買入的2000股及2018年11月12日買入的54200股中的54000股組成(其中200股于2019年1月21日賣出,該賣出行為發生在揭露日之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與被告的違法行為無因果關系)。該兩次買入的均價為(8.6元*2000股+9.15元*54000股)/56000股≈9.1304元,因被告的虛假陳述對原告造成損失為(9.1304元-8.488元)*56000元=35974.4元。原告相應的手續費本院主張為148.78元/54200股*54000股+5.16元=153.39元。對原告的訴訟請求,本院支持為36127.79元。

綜上,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其十日內支付原告馬**投資損失36127.79元;

二、駁回原告馬**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案訴訟費7400元,由原告馬**負擔6742元,由被告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負擔658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副本,上訴于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李菊霞

審 判 員  趙 青

人民陪審員  顏宏蓮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二日

法官 助理  姚剛應

書 記 員  左 琴



南京謝保平律師金融證券團隊微信(電話) 18502546271:免費股票索賠咨詢、索賠登記、案件跟進

加入索賠請掃描二維碼加謝保平律師團隊微信,或在頁面下方加入索賠

謝保平律師團隊微信



加入索賠

※為避免留言回復延遲,請盡量選擇主動加我們微信18651858673、18651852367、18502546271(只加其中一個即可)。謝謝您!預祝早日索賠成功!
※填寫內容僅用于律師參考,不對外展示
謝保平律師團隊全國索賠咨詢熱線

18651858673 索賠登記|咨詢

18601404123 案件專業咨詢

Copyright ? 2016-2019 南京謝保平律師團隊 版權所有
謝保平律師團隊索賠材料收件地址: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江東北路88號清江蘇寧廣場1404、1405室 謝保平 18601404123
股律網★股保平網★謝保平律師團隊 蘇ICP備19024453號-1
股律網、又稱股保平網,系南京股票索賠律師:謝保平律師團隊創辦,股律網謝保平律師專業代理上市公司造假股民賠償,
截止目前謝保平律師金融證券團隊已有眾多股民索賠成功案例。
謝保平律師團隊微信二維碼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11 Second.
年轻中国娇嫩毛茸茸的性